10){e.style.height="";}}[在美元指数出..." />

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市场

美债利率拉升助攻强美元人民币直面“汇率超调”

发布时间:2020-05-08

  function ImgReSize(e) { if(e.width>540) // 670可根据你文章的内容区域大小,可调整 { e.width=540; // 等同上面你设的那个数值 e.style.width=""; } if(e.height>10) { e.style.height=""; } }

  [在美元指数出现趋势反转迹象或是对人民币汇率的逆周期调控出现前,市场顺势而为可能使得美元对人民币继续维持在高位,甚至出现阶段性升值超调,一旦超调可抓住结汇机会]

  [到今年年底,大华银行预测人民币对美元会在6.95一线。星展银行对于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年底的预测是6.7。]

  十年美债收益率拉升有力提振了美元走势,强美元下非美货币包括人民币集体承压。

  在近日突破95这一关口后,美元指数仍保持了高位盘整的态势。最近两个交易日以来,美债收益率再度拉升,十年期收益率飙升至2.96%,创下6月14日以来新高。

  在不少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内,多数非美货币仍将保持相对弱势。7月24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16:30收盘报6.81,为去年6月27日以来新低,较上一交易日跌266点。

  业内人士表示,近期人民银行更多的是让市场力量发挥作用,当前人民币对美元存在一定超调迹象,但尚未迎来反转的临界点。“在美元指数出现趋势反转迹象或是对人民币汇率的逆周期调控出现前,市场顺势而为可能使得美元对人民币继续维持在高位,甚至出现阶段性升值超调,一旦超调可抓住结汇机会。”兴业研究称。

  强美元高位盘整,非美货币疲软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提及不愿看到美元走强,但创下逾一月新高的美债收益率却再度“助攻”了强美元。

  7月24日,十年期美债收益率飙升至2.96%,创下6月14日以来新高。截至发稿,美元指数报94.63,在7月19日突破95这一关口后,仍保持了高位盘整的态势。

  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在同日的报告中提到,尽管特朗普发表评论,但美债收益率的强劲走势支撑了美元,因市场对美联储将继续根据美国经济实力而逐步收紧货币政策展现信心。

  在不少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内,非美货币仍将保持相对弱势。截至发稿,欧元对美元报1.1683,4月以来已经累计下跌5%,最近一个月内基本保持低位盘整态势。渣打银行财富管理部认为,尽管过去五周美元投机头寸持续上涨,但短期内美元可能会继续走强。

  “如果欧洲央行政策没有实质性变化,那么我们可能会看到欧元下跌至1.1570趋势线之下。若失守关键的1.15支撑位,将打开更大的潜在下跌空间,趋向1.12水平。”渣打称。

  亚洲货币方面,新加坡大华银行经济师FrancisTan告诉记者,在美元走强、美联储基准利率走高的时候,很快就会看到印尼、菲律宾等一些国家本币大幅贬值。其背后的原因在于,由于这些国家经常账户和财政账户存在“双赤字”,对美元的需求比较大,同时没有资本管制,在美元走强、资金外流压力下,本币表现趋于疲软。

  人民币对美元存在一定超调迹象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不少东亚国家货币对美元贬值幅度明显高于人民币贬值程度。考虑到贸易和货币政策两方面因素,人民币阶段性贬值是大概率事件。

  余永定告诉记者,事实上,人民币贬值本身就会改善贸易账户的情况,这种改善自然就会进一步使人民币汇率趋于稳定,这是发挥市场调节机制的一个重要手段,凡是市场造成的贬值都是短期趋势。尽管支持浮动汇率,但余永定始终认为,中国资本管制的放开仍需要审慎。

  FrancisTan告诉记者,到今年年底,大华银行预测人民币对美元会在6.95一线。他认为,考虑到中国经济转型下更加重视内需,因此贸易纠纷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影响有限。中国不会出现大规模的资本外流,这也体现了中国当前发展阶段中资本管制的重要意义。

  星展银行高级经济师周洪礼近日则向记者分析,市场应关注美元走强的可能,星展银行对于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年底的预测是6.7。

  兴业研究宏观研究部总经理郭嘉沂认为,近期美元对人民币走强,部分原因是市场预期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美联储继续加息的同时,中国货币政策出现边际宽松。

  在她看来,人民币贬值“快比慢好”。2015年8月11日之前,人民币贬值预期累积,但是即期汇率变动较小,因此做空人民币的胜率较高。而当这一轮人民币走弱的速度比市场预期的要快时,离岸市场人民币空头则不能不更加谨慎一点。另外,在近期美元走强的过程中,央行并没有重启人民币中间价定价的逆周期因子,也没有大幅收紧离岸市场流动性,而更多的是让市场力量发挥作用,即使未来需要采取逆周期调控,也有许多方法可以采用。

  郭嘉沂告诉记者,从对中美利差和美元指数等基本面定价因素观察可以发现,人民币相对美元存在一定超调迹象。而市场化的汇率在受到预期波动产生超调现象后,最后还是会再次回到基本面的均衡水平。在她看来,从历史情况看,人民币目前还没有触及超调的极值。

  “在美元指数出现趋势反转迹象或是人民币汇率的逆周期调控出现前,市场顺势而为,可能使得美元对人民币继续维持在高位,甚至出现阶段性升值超调,一旦超调,可抓住结汇机会。”郭嘉沂称。